• 放棄與失敗是不一樣的 整個海洋舟就是我的行李箱
放棄與失敗是不一樣的
整個海洋舟就是我的行李箱

「你的這一生,每一天就只有一次,你決定要怎麼過,值不值得,要問你自己,」嘉峰教練說。

整個海洋舟就是我的行李箱

好幾次,在做動作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極限,手顫抖到不受控制,每一次的翻落,再一次復位時,感覺到力量一點一點地流失,速度越來越遲緩,心裡想著,我應該做不到了,挫折到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也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抱歉,感覺耽誤了別人練習的時間,但大家溫暖的關心與幫助,真的給我了好大的力量,如果沒有大家,我想我是做不到的。

身上穿著教練借的防寒衣,雖然這已經是四天中裝備最齊全、天氣最好的一天,但是累積的疲勞與寒冷,還是讓我在狂喝薑茶、吃完便當,肚子放著一個裝滿熱水的水壺暖了至少三十分鐘後,身體繼續止不住地顫抖。

「要下水嗎?還是到這裡就好了,已經很努力了,但我的身體真的撐不下去了。」儘管這麼想著,卻還是一步一步的跟上大家的腳步,划了出去。

終於該來的還是要來,最後一個靠浮力袋自救翻船復位,一開始怎麼樣也爬不上去,在水中一直不停的發抖,光只是要固定槳和船就覺得好辛苦。但是最終還是爬上去了,而且第二次變得快非常多。

雖然要靠自己爬上海洋舟的機率應該是趨近於零(通常都會有夥伴),但是如果真的有這樣的萬一,就算只有我一個人,我也可以自己爬上海洋舟。

「放棄與失敗是不一樣的,」教練說:「失敗是你試過以後得到的一種答案,但是往往因為害怕失敗而選擇放棄。 」當你試過以後,就算失敗,也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或是知道差距是什麼,但是如果還沒試過就放棄,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不是一個喜歡推進極限,或是去挑戰自己的人,因為我認為不是只有「極限」的狀態可以學到東西。也不想把所有的事情用勝負去定義,每個人在這個過程中想要追求的東西不全然相同,將懂得滿足視為一種美德。

但是這幾天在教練身上,我看到一個人想做好一件事,然後就用盡方法把它做到最好,並且去瞭解更多,而不是「有做就好 」。當到達極限或是嘗試各種可能以後,這些經驗的積累才能帶我們分辨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帶來更多的知識與視野。

「成不成功不是我能決定的,我能決定的只有按部就班地去做。」

在來之前,其實我對於海洋舟一無所知,也對它沒有太多的想像,平台舟對我來說就已足夠,畢竟我體力也沒多好,長途遠征不是我的考量,能夠小小的跳到不同的鄰近島嶼,已經是一件奢侈又幸福的事。

海洋舟讓身體與海洋的關係變得更加的不同,比起平台舟,他的確更像是身體的延伸,你的每一個力氣、每一個角度、每一點小小的微調,都會立刻反映在海洋舟上,一線之隔就是水面還是水下,他與我的身體是連在一起的,所以如果能將重心放在自己身體裡,他會是更省力、更快速、能做到更多事的好夥伴,例如在平台舟上我翻船,絕對不可能直接連人帶船翻滾一圈上來。

教練說:「當你願意花多一點時間,你會發現,你所節省的時間比你所花的時間還多。」

這幾天,不只是一步步認識這個載具,也開啟了更多的想像,許多人騎著腳踏車、開著車,到達海邊,然後就停了下來,而帶著獨木舟的人,才剛要開始他的旅程,整條獨木舟就是他的行李箱,將不再被海洋或陸地的邊界給限制,而能夠到達、看見更寬廣的世界。

就像當初接觸潛水和獨木舟之前,我也從未想過,人生中會有這個選項,雖然也許我不會變成教練、不會靠著這個吃飯,但是這些技能延伸了我對大海的認識,減少了我對未知的恐懼,更加明白真正的危險不是來自大海,而是無知。也讓我的生命,逐步的越來越自由。

這幾天時常想起,高中的時候,我在下了課以後,去上了政府的技能班,學做Flash動畫,其實只是因為覺得有趣好玩,上課的第一天就決定要參加一個動畫比賽,然後連續一個月,每次都留下來和老師討論到十一、十二點,後來比賽沒有得獎,但是軟體摸得很熟悉,多年後,我的第一個工作就是用Flash做網頁。你永遠不知道你學的這個技能什麼時候會用到,但是用到的時候真的很好用。

「你的獨木舟,就是反映你真實的樣子。」

在這種寒風刺骨,水涼如冰,且根本還不知道要怎麼用海洋舟這項技能的這個時候,其實根本沒有任何人可以勉強我或要求我繼續,如果決定放棄,也許事情就簡單多了,這種念頭在這幾天不時出現在我的腦海中,甚至,現在我也無法理所當然的回答,要用海洋舟來做什麼,但最後我決定先不去猜測未來的可能,而是先盡當下的全力,我想,或許我想看見的,是另外一些可能的自己。

結束訓練的隔天,出了超大的太陽,溫度仿若夏日,看著太陽從基地正門口的海面升起,前幾日的嚴寒彷彿夢一場,我和大尾老師決定多留一個早晨,和教練一起划了出去,度過了好幾個又急又強的流和湧,雖然轉彎還是非常的慢,雖然手痠到快要抬不起來,雖然累的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睡著……

但是這一天早晨,感覺又多了一點點的自在。

陳亦琳
旅人專欄

一個不做設計後,才在生活裡找回設計價值的鄉下人。

二○一二共同創辦「台灣冷門景點熱血復甦計畫-歐北來團隊」,以各種流浪的形式,探索生命的不同可能性,後將此經驗延伸,秉持「促進人與人之間聯結」、「傳遞美好事物」、「自身專業反饋土地」等三大理念,發起一連串在地行動。

透過活動、設計、影像、音樂、文字,推播「裏台灣」的美。

上一篇文章 發現之旅,王村煌:「慢一點,靈魂才會跟得上。」
下一篇文章 水垵村慶元宵——我在望安有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