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籌辦台灣登山學校 投入大半輩子為台灣山林教育扎根,江秀真:「用學習的心去冒險」
籌辦台灣登山學校
投入大半輩子為台灣山林教育扎根,江秀真:「用學習的心去冒險」

一九九五及二○○九年兩度自聖母峰北側及南側登上世界最高峰,完攀世界七大洲最高峰,讓江秀真成為台灣登山界家喻戶曉的名字。當別人用熱情在登山的時候,她更懷抱著一份使命感,投入大半輩子為山林教育扎根。

投入大半輩子為台灣山林教育扎根,江秀真:「用學習的心去冒險」
玉山雪季巡山。

「一路走來齁,我爬聖母峰這件事不知道得罪過多少人。」台灣登山女傑江秀真半開玩笑這麼說,因為每當她心生想休息的念頭時,就會有朋友以「我不相信你是爬過聖母峰的人」來激勵。從挑戰聖母峰三分之一的高死亡率中平安歸來,在攀登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山(Cerro Aconcagua)時經歷兩天兩夜的暴風雪洗禮,劫後餘生的江秀真立誓還願,自二○○七年開始於全台校園巡迴演講,分享自己登山生命歷練中所獲得、體悟的。她造訪的學校迄今已超過一千一百所,這個數字仍在每個月密密麻麻的行事曆裡持續推進中。

玉山後五峰巡山。

雪山氣象站維護工作。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江秀真對推廣登山教育的熱誠,絕不僅止於每場一兩個小時的演講;籌辦台灣第一所登山學校,是二○○九年完攀七頂峰後,她為自己訂下的二十年計畫。二十四歲初登聖母峰,下山後本想再精進,才發現台灣沒有登山相關的專門學校,江秀真「退而求其次」唸自己有興趣的,陸續取得森林所、大氣科學所的碩士學位,為了高山氣象觀測計畫,在四年內攀登雪山近百次,還曾到玉山國家公園當了九年的巡山員。

「可以說一路走來所做的事情,都跟山脫不了關係。」可是,一次次的高山搜救任務卻讓她越感困惑,「這麼多年過去了,山難次數不減反增,就算我繼續做這個工作,也不會改善。」發現國民只把登山當作「休閒」、對山野教育認識的不足,更加深她辦學的決心。

拜訪法國夏慕尼登山學校。

拜訪波蘭登山學校。

在江秀真的夢想清單中,這所預計開在台中的登山學校,教學內容將包含登山、健行、攀岩、溯溪等領域,不僅訓練各項在野外運用得到的專業技能,也結合環境教育、生命教育。除了建置專業搜救隊作為山難救助的支援系統,也要培訓一批有多國外語能力的年輕嚮導,吸引更多外國人來台登山。「富士山每年僅有兩個月開放登山申請,就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三十萬名觀光客湧入。」江秀真舉日本為例,認為台灣也有推動國際化登山的條件,「我們有近三百座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自然環境真的不輸。」她也鼓勵嚮導去考取國際證照,「擁有這項專業,未來不管去到哪裡都能帶隊。」

登山學校的「適讀」年齡很廣,既針對樂齡族群規畫客製化登山行程,也希望能帶著小朋友走進大自然,「讓我們的孩子真正認識山,而不是害怕山。」為了建構辦校雛型。江秀真遠赴有兩百年歷史的法國夏慕尼登山學校參訪,近年又選擇進修成人教育,從設計教學系統、遴選授課師資、建立技術教學等面向,都得從零開始逐步規畫。

她坦言過程中難免疲憊,「但是當越來越多人跟著你走的時候,你所凝聚的力量也會越來越大。」就像《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裡說的:「當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江秀真於南極七頂峰。

曾站上巔峰,現年四十七歲的江秀真對生命有更多不一樣的體悟,「每到一個階段,試著回顧自己的生命,才會知道自己擁有什麼、缺乏什麼、要加強什麼。」她常用登山來比喻人生,「生命曲線的高低起伏就像爬山一樣,」她提醒:「走到低谷的時候,就當作是生命裡一段休息沉澱的時間。」

從聖母峰下山後的二十多年間,江秀真沒有停下學習的腳步,每一次的挑戰,她都做足準備。「我常跟登山的人說,世界上沒有最難爬或最好爬的山,但是你用輕忽心態面對的,就是最危險的山。」江秀真說:「用『學習』的心去冒險,我一直是這樣做的。」

本文作者:張雅琳

>>

福爾摩莎山域嚮導登山學校
點此到粉絲專頁

更多美麗台灣登山路線:

〔峯台灣〕高山密度最高的島,一輩子最少爬一次
〔走上合歡東峰〕在時光流轉中品味山的美感

責任編輯:洪佩昀

微笑台灣編輯室
旅人專欄

跟著微笑台灣去旅行!

讓微笑台灣帶你去走走,走進台灣的大小事,走進在地的美好。

FB粉絲專頁:微笑台灣319鄉+

上一篇文章 來一客他里霧!雲林的行動窯烤披薩車,現做現烤的美味
下一篇文章 台南無名羊肉湯,喝一碗幸福與兒時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