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濃粄條與馴鹿大餐——美麗的卡洛琳娜
美濃粄條與馴鹿大餐——美麗的卡洛琳娜

說實在的,我這輩子從未想過要去芬蘭,冰島甚至挪威之類的北極圈國家,主要是我血液裡就是一個死觀光客,而不是一位敬業的攝影記者 。除了有次因為出差的緣故到了哥本哈根,出發前還不忘提醒自己新家正在裝潢,要多買一些北歐的家居擺設才行!

美濃粄條與馴鹿大餐——美麗的卡洛琳娜

緣分發生在三年後我離職回美濃經營民宿後的某一天,同鄉的淑玲致電,說她想要帶一位挪威的友人來參觀我由菸樓改造而成的黑膠視聽室。本想拒絕,不是我對北歐海盜沒有興趣,而是因為當時正忙於民宿事務,但礙於情面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當天下午,黑膠唱盤正播放著王夢麟的「阿美!阿美!」,大家越聽越想睡的時候,菸樓的鐵門悄悄地被推開了。適逢夕陽西下,一位身型高挑的棕髮女子出現在我們面前(比我還高,我173.9公分)。逆光將她勾勒的如巨星出場一般,想必所有人內心都驚呼連連,尤其是我,一直無法從北歐海盜燒殺擄掠畫面的中抽離出來。而她更顯得更與眾不同,她說她叫卡洛琳娜(Karoline),來自挪威,是薩米人(sami)!

在茫茫膠海中,她點播了一首六○年代賽門與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在「惡水上的大橋」歌聲中,我帶她參觀了傳統客家三合院與菸樓,訴說著美濃種菸葉的歷史與興衰。夕陽無限好,我們互換了臉書,在匆匆的半小時內結束了這段奇遇。

卡洛琳娜問我說背後四個字什麼意思,我跟她說會活很久的意思。

當晚,我其實很後悔沒有多花一些時間跟卡洛琳娜多聊一聊,於是打開電腦google到底什麼是薩米人?

原來卡洛琳娜的祖先在一萬年前便已經乘著馴鹿雪橇馳騁在北極圈的白雪之境,他們是歐洲大陸最後的原住民,住在帳篷裡,過著半遊牧的生活,飼養馴鹿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難怪一萬年以後的今天,卡洛琳娜身上所背的包包依然是用馴鹿皮手工逢製,包上的鈕扣是用馴鹿角所做的。

卡洛琳娜從小受到薩米文化的薰陶,年紀輕輕二十八歲就擔任挪威Riddu風暴音樂節的總監。該音樂節是一九九一年由薩米青年所創立的,長久以來為維護北歐原權運動與恢復薩米文化而努力。

「美濃的客家人與挪威的薩米人」,該怎麼說呢?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回到十年前的自己,那時候的我跟卡洛琳娜一樣,沒有憂慮且熱愛旅行,然後深入北極圈,看著極光配著馴鹿大餐,而卡洛琳娜可以再度降臨美濃,吃上一碗美濃粄條配上柴燒麻糬。

穿著北歐薩米人傳統服飾的卡洛琳娜,有著一雙美麗的藍灰色眼睛。
鍾士為
旅人專欄

美濃人,香蕉與黑膠民宿主人,曾經在天龍國當過攝影記者,爾後回鄉拯救阿公的老菸樓與母親的黑膠唱片。

上一篇文章 屏東霧台,世外桃源的美
下一篇文章 月光山腳 從香蕉到黑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