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鎮安 永靖談文 再見,夕陽小站!

與車站的故事

作者
許傑
攝影
許傑
關聯鄉鎮
全台灣

暖暖鎮安 永靖談文  再見,夕陽小站!

緩緩的 ,一輛列車進站了。

車站對生活的定義是什麼?是每日與世界連接通勤之路?或是旅行之中帶你前往一個從未觸及過的視野與世界?

當時代的齒輪持續轉動,從蒸氣列車到電氣列車,時代的需求也不同,而車站在每一個世代所賦予的意義都不同,

但相同的是,每一個乘客、旅客的心裡,都有一個與車站的故事。

總有些地方需要花時間去逗留,才能領悟出不一樣的感受,

緩緩的,一輛列車離站了,

這次承載的是旅人新的記憶,還是隨著夕陽而消逝的光景?

基隆 暖暖車站

沿著暖暖街走,來到基隆河旁的小山丘,樓梯之上即可見到暖暖車站的蹤跡。

因為梁靜茹一首輕快的「暖暖」把我帶進了暖暖的世界之中。「暖暖」兩字相當可愛,為早期住在溪谷的平埔族社名「那那」轉譯音來的。早年的暖暖因為礦業發達相當熱鬧,居民以「九萬十八千」來表示暖暖街上有「九戶人家財產都過萬,十八戶人家財產破千」的景象,表示當時暖暖地區相當繁榮

礦業沒落後,繁華離開了暖暖街,在礦業退場後,公路逐漸取代了鐵路運輸的功能,讓暖暖車站不如已往熱鬧。寧靜的街道,讓人很難想像,以前暖暖熱鬧的樣子。留下淡淡的小鎮風景。

屏東 鎮安車站

屏東線高架化後,風景抬升了很多,視野也變得開闊。當鐵軌持續往南,列車又回到了平面,來到鎮安車站。

魚塭、檳榔樹、長長的月台,乳白色的雨遮,鎮安車站經過歲月洗禮,已經有著鏽蝕的痕跡。鎮安車站在早期原是通往東港的主要轉乘站,曾有條東港支線從鎮安車站分歧後,把旅人拉進了大鵬灣及東港鎮,有著南台灣最短里程的支線之稱。

隨著時代變遷,公路取代鐵路,運輸量降低,東港的列車客運屢屢出現赤字,東港線在一九九一年正式停止客運業務,但整條鐵路依然留有軍事運輸的功能,直到二○○二年,這條東港支線正式廢止,留下了部分殘存的軌道,供人緬懷。

彰化 永靖車站

永靖鄉位於彰化平原上,早期永靖地區常發生族群間的械鬥及爭奪,當時官員為了平亂,賜名「永靖」,意為「永久平靖」的意思,車站雖然距離永靖真正的市區有些距離,但站外的光景,樸實的田園風光,讓人彷彿置身日本的小車站一般,盡是寧靜的鄉間景致,與我解讀的「永靖-永遠寧靜」之意思,相互襯映。

永靖車站是一個無人管理的小站,在彰化高鐵設立後,此站的廢存頗受爭議,有可能遷移至距離高鐵站較近的區塊再重新與世人相見,也有可能就此消失不見。在這攘往熙來的縱貫線上,永靖車站用簡單雨簷,替旅人撐起了世代的光陰。

苗栗 談文車站

談文車站早期稱為「談文湖驛」,是山海線在竹南車站分手後的第一站,距離竹南市區不遠。名字聽起來像個斯文、親切的大男孩,正如他的外觀一樣低調、自然。

在車站內的天橋望向遠方風景,筆直的道路兩旁散落幾棟小矮房與稻田,還聞得到海風的氣味。

談文車站裁撤後已是個無人管理的小站。彷彿時光停留在這未走,牛眼窗跟矩形氣窗面容斑駁。沒有太多現代建築設備,也沒有人煙,是台鐵海線中僅存幾座日本時代的木造車站之一,保持著一九二二年興建時的模樣,濃厚日式風情的談文,給我一種「你沒有發現我也沒關係,我就是想靜靜的與世無爭」。

 

>> 

作者簡介:

許傑,是個天馬行空的水瓶座男生,認為旅行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小事。從十八歲那年許下的目標,要帶著相機拍下全台灣三百六十八個鄉鎮風光,以一圖一故事傳遞出這些地方的故事。

本文節錄自微笑台灣《慢島款款行》

埔里慢遊 雙B城鎮 順著自然騎下去

是的,唯有放慢腳步,才能夠回歸到古時騎馬的優雅速度;就讓單車齒輪代替馬蹄,一步一步的踩在天地中。

慢島封面:等候多時了!

世界何其大,找到適合自己的節奏,擁有在鄉城間來去的自在,才是回歸生活唯一的路,更是感受台灣最好的方式。

台灣慢島直賣所 開張!

桌上的食物都知道哪來的,盛飯的時候,習慣問一下今天是誰家的米。慢島直賣所呢,也希望可以開久一點,能慢慢的倒就好。

微笑聯盟
  • 垂坤肉鬆專賣店

    037-867840
    苗栗縣苑裡鎮大同路88號

  • 山腳日治時代宿舍

    037-745024
    苗栗縣苑裡鎮舊社里10鄰47號

  • 角落咖啡館

    037-857192
    苗栗縣苑裡鎮苑裡鎮和平路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