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富里 周妤潔的夢想實現地

作者
戚文芬
攝影
戚文芬
關聯鄉鎮
花蓮縣 / 富里鄉
花蓮富里 周妤潔的夢想實現地

湛藍的天空浮著幾朵白雲,滿眼的燦爛,讓人忍不住瞇起了眼。一望無際綠色稻田的旺盛生命力,亦是張揚地呼應著,宣示著花蓮富里璀璨而不容忽視的一面。

提到「花蓮富里」,很多人只知道六十石山,或許,也根本不清楚看金針花最著名的勝地是在這裡。當然,有人也耳聞過好吃的富里米。但,論名氣,有些時候還是不及鄰近的池上米。

說起這些,在地生長、落地生根的周妤潔瞇著笑的臉總會黯了黯,她說:「有很多本來在外地打拼的青年,時間到了,就會紛紛回到池上,為家鄉打拼。但我們不是,在富里,最多只能做到留住青年......

許多外地人看到周妤潔,再走進位於綠油油稻梗旁,設計雅致、純樸的建築,知道這裡是她一手打理,住宿兼餐廳,並可體驗農事、舉辦活動的地方,總會露出訝異的神色。

七十七年次的她,早在市區高中畢業後沒多久,在許多年輕人還埋頭於讀書考試,或是惶惶不可終日,或是出走到大都市發展時,她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回到家鄉。

經營民宿,只是初步的概念。她堅持,有山有水,宛如花蓮後山秘境的富里,不該只是觀光客過境的地方,更不該留不住在地人,喚不回已然離去年輕人的心。

很長一段間,她到處走到處看,風塵僕僕打探哪裡是可以落腳,適合開民宿的地方。當時,家裡也經營民宿。「這樣就好了呀!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的想法,始終在周媽媽,乃至於一家人的腦中盤旋著。「我也不知道到底找了哪些地方,花了多少時間,總之,就是只有在富里呀!」妤潔單純地笑著。

富里,曾是台灣菸業最繁榮時的匯集地。日據時代,到處是舉目可見的高大菸樓。至今,曾經的繁華不再,菸樓一個個廢棄、頹敗,消逝在荒煙漫草中,有的舉家搬遷,連同附近的田地也一併荒廢

當妤潔來到這,位於明里村的菸樓,她一眼相中。「那時,大家都說她頭腦有問題,好好的,放棄家裡的民宿不做,跑來這。」在地人稱阿久大哥的,笑著搖搖頭,「她是瘋子啦!」話雖如此,語氣中還是充滿佩服,「誰像她,年紀輕輕的,一個人貸款了好幾百萬,就花在這麼一件事情上。好幾百萬耶,能做多少事啊!」

就這樣,從一片幾乎是廢棄的屋舍,荒蕪的泥地開始,長達八個多月的時間,妤潔一切親手打理,談及此,周媽媽有些不悅地抱怨著,「那段時間,她不准我們來看,不准我們介入。她說,我們是老人家,想法LKK。很多時候,看她辛苦,想透過他爸爸的關係,幫她介紹工班,她也不要,說有人情負擔,會影響她做事情。」周媽媽的嘟囔,妤潔在旁,靜靜地聽著,沒多說一句,掛在嘴邊的笑卻始終都在。

三年多了,妤潔一手打理的「明里13號驢行」,從不寬的馬路邊走進,遠遠地,就能看見宛如新生的高大建築。妤潔保留了大部分的建築,尤其是以夯實土埆磚砌成的本體。為了排煙方便,挑高加一小尖頂菸樓的獨有特色,讓漆上黃色的建築,在蔚藍天空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與眾不同,奇妙的是,矗立在綠油油的田地中,卻又像是自然生成的一部分。

木造的矮房中,打工換宿的學生幫忙做著一個個小巧的菜稞,旁邊還有提供住宿,精心布置的空間,菸樓裡還有巧手改裝,用餐的地方。「旅行食堂」手寫的幾個字,說不上美,卻有種讓人莞爾微笑的魅力。

透著窗迆灑的日光,閃耀著綠意的戶外,從裡到外,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用心。喝杯茶,口中吃著周媽媽做的糕餅,思慮,常會在不知不覺中飄散。

緩緩地,不知道過了多久,起身,跟著妤潔的步伐。「這是控制溫度的排煙孔,」指著菸樓磚砌的外牆,妤潔說。三年多來,她不曾忘了打造這一切的初衷,只要有機會,她總是一字一句地向來客說明、介紹。因為這裡,不只是民宿,而是夢想的實現地,是花蓮富里年輕人奮鬥的家鄉。

「我希望以後富里不只有年輕人留下,而是有更多年輕人回來⋯⋯」看著遠方,妤潔的雙眼閃閃發亮。

>>

明里13號驢行
花蓮縣富里鄉明里村1鄰13號
03-8831589

>> 

專欄作者簡介:

戚文芬

從過去到現在,跑新聞的數十年歲月裡,始終悠遊於社會各個階層。目前,專心致力於產業、人物及旅遊的撰寫。

 

(本文節錄自《戚文芬個人臉書》,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洪佩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