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 HUALIEN深度生態探索,當一個認真帶人玩的導遊

作者
黃紋綺
攝影
林靜怡 黃美娟 黃紋綺
關聯鄉鎮
花蓮縣 / 全區
FUN HUALIEN深度生態探索,當一個認真帶人玩的導遊

「我很愛山,以前教書的中學就在山邊,每天早上開車眼看著就快靠近山時,卻得右轉進校門。那時一個月最多只有四天休息,幾乎都會上山看蝴蝶,太太就會抗議我都不顧家啊!有一天意外接到幾位馬來西亞華人的訊息,說是看到我的部落格分享,想請我帶他們去做戶外觀察。接著口碑慢慢傳開,我掙扎了一年要不要辭職?直到有一天太太說了一段話,我便開始了很自私但快樂的新工作人生了。」—藍振峰

因為愛鳥、愛拍照、愛分享,開始有人在部落格上互動,詢問怎麼玩、怎麼拍照、有沒有帶行程?「有人願意付錢要你帶他玩,可以將自己愛玩的個性與生活結合,邊玩邊賺錢,有沒有這麼棒的工作?」藍大哥打趣地說,背後是經過很大的抉擇。

勇敢去做,比較快樂的事

2009年毅然決然辭去生物老師的中學教職,跑去當無固定收入的自由行車導(那年代的用語),在一般人來看,實在是有點難想像。「老婆看我每天無精打采的去學校,有天對我說,『你去提辭呈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我不想你老了之後跟我抱怨,當初為什麼沒有支持你去做。』」就這樣,藍大哥的人生走向另一條道路。

「我很自私啊!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如果外出幾天,接送小孩的工作都會落在太太身上。」所以藍大哥每次帶行程回來後,就會把費用雙手奉上,「這是保護費。」藍大哥笑說,這是太太保護孩子的費用。

「小時候,蝴蝶在我眼裡都是錢啊!」這就不是開玩笑了。那個年代流行補蝴蝶賣給商人做成標本外銷日本,住埔里的藍大哥家裡經濟並不寬裕,「我的第一筆『貸款』,就是買捕蝶網。蝴蝶標本商人看我這麼愛在外面趴趴走,給我一隻捕蝶網,說不如抓蝴蝶給他,沒多久我就還清了錢。」喜愛親近大自然、追捕蝴蝶的過程,無形中培養出他對大自然觀察的敏銳度。

知道如何觀察,走到哪都可以欣賞

「我會很專注在行程細節的規劃和安排,讓客人可以慢慢遊、慢慢學。」這是他做「FUN HUALIEN」的理念。不想和多數導遊一樣,每到一個景點就是下車上廁所、買東西,而是將小時候對蝴蝶的認識、求學教學的知識、野鳥協會賞鳥的經驗、多羅滿賞鯨船上觀察海洋的歷練......這些累積,用平易近人的解說,帶領客人慢慢地邊遊玩邊學習,深入地去觀察認識台灣的自然生態特色。

與其說是學習,更精準的說是「引導觀察」。例如,藍大哥帶賞蝶時,會先引導大家去觀察植物上的幼生蟲,讓大家集中注意力。看到美麗蝴蝶的小時候「原來長這樣?」參加者從一開始感到驚喜,到慢慢能培養出一點點觀察的能力,就是戶外觀察的入門生了。只要知道如何觀察,細節在網路上都有資料可查詢。這不是在上課,藍大哥就是可以寓教於樂,不知不覺就把觀察技巧傳授出去啦!

當一個認真帶人玩的導遊

「來花蓮旅遊和台灣其他縣市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慢』。」藍大哥說,他在行程的安排上,一天大多僅有二到三個景點,「而且我會在行前旅遊規劃中特別備註,沒有購物行程。」

藍大哥最初的生態導覽行程跑遍全台灣,現在逐漸聚焦花蓮在地,走進山間溪流步道,賞鳥尋蝶賞花。目前還把媽媽都拖下去了!規劃結合富里老家,來去農家住一晚的行程。走一趟黑熊的故鄉瓦拉米步道、享受安通溫泉、果園採果菜園收成,最後回到藍家,喝藍媽媽自釀的桂花蜜、當令食材料理,夜晚在稻埕廣場吹涼風看星星輕鬆聊天。「這是我想要的緩慢旅行。」藍大哥說。

做到專業中的專業

藍大哥的話,也道出台灣旅遊環境現在最大的問題:要推廣一次消費性的旅遊?還是長遠深度的旅遊?「如何從專業,提升到專業中的專業,把一個景點更深入、更在地、更主題式,這是我自己現在也仍在學習的,但我相信這是台灣生態旅遊的趨勢,也是我做FUN HUALIEN想做的事。」

從小就慢遊在山林裡的藍大哥很明白,因為慢,我們可以不追趕行程,得以留下更多的紀錄與回憶。「曾經,每年七八月在鯉魚山頂上的樟樹林裡有鋪天蓋地的螢火蟲大發生,可惜在龍王颱風時把生態破壞了。曾經,能高越嶺古道上有蘭花的天堂,但現在也已經封路了。」這些美好在天災後損毀,讓藍大哥更迫切想讓人們知道,就別再增添人為破壞了。

藍大哥半開玩笑的說小時候抓太多蝴蝶,現在是在「贖罪」。「我從小到大,都是靠著台灣的這片大自然來賺錢養活自己,所以一定要好好照顧她,也才可以讓更多人認識她的美。」

>> 

專欄簡介:

寫寫字採編學堂:

每年底10-12月開課,教授10個在地年輕人學習採訪編輯,然後以出版、展演活動等方式,關注一個在地議題。去年是「海那邊的193」,今年則是「自宅職人」。

>>前往寫寫字粉絲頁  

>>前往完整內容 

(本文節錄自《自宅職人》夏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