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青松:我心目中的東亞慢島生活圈

作者
賴青松
攝影
田文社Over
關聯鄉鎮
宜蘭縣 / 員山鄉
賴青松:我心目中的東亞慢島生活圈

二○一二年,在香港舉行的「台港中CSA大會——落地生根:社區支持農業經驗研習會」,是我第一次為分享歸農經驗而走出台灣,因此結識許多來自中國的CSA實踐者。

回台後,香港、中國的歸農者來訪不絕。二○一四年,再度前往北京與海南島分享穀東經驗,讓我親眼見證不少年輕人歸農返鄉,他們厭倦這世界所提供的有限選擇,想要貼近土地生活、走出自己的路。

去年(二○一六年),日本九州宮崎縣的朋友高峰由美女士發起「台灣塾活動」,我們受邀到日本分享半農興村的深溝經驗,這才相信:深溝村確實有些作為跟探索,已然跨越國界。

但究竟為什麼?當時,我還不清楚。

因為穀東俱樂部的核心觀念來自日本的「生活俱樂部」與「共同購買」,CSA的理論與實踐,更是歐美國家發揚日本提攜農業的結果。我們究竟新創了什麼能夠讓他們也眼睛一亮?

後來隱隱觀察到一個現象: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離棄主流社會價值,去實踐真正嚮往的生活。這些人遍及海南島、九州、馬祖、香港、檳城、新加坡,中國舟山島、韓國濟州島、日本沖繩諸島也有同樣情形。

或許是我們這一世代感應到的召喚,去到山之巔、海之涯,走尋人生新方向,只是還沒有人說出來罷了。那,就讓我們來試著說說看吧!

這就是「東亞慢島生活圈」的發想過程,也因此催生去年底「慢島開村志願農」第一次小論壇。

論壇結束至今,台上台下都有小小發展。在高峰由美演講中小小露臉的遠藤康正設計師,已經舉家移民台北北投,以連結日台食農體驗旅行訊息為業。香港Benny完成了紀錄片,當中有不少香港與台灣農夫的對話,提示了兩個島嶼共慢效應的開始。東北食通信創辦人高橋博之的新書分享會,九月剛在深溝座談;連我家老弟賴樹盛,目前任職台灣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的執行長,曾駐足泰緬邊境、援助難民多年,他如今也攜家帶眷,選擇搬進深溝村安身立命。

嚴格說來,全世界應該有七大群島,而非七大洲。

龜山島、綠島、澎湖諸島、小琉球,身邊熟悉的小島,因為被大海切割,島民生活總被認為不便而緩慢,封閉而狹隘。但從網際觀點看來,島嶼生態多樣性、大海生活的連續性,不正是網海時代的最佳代言系統嗎?

讓每個島嶼吹自己的風,衝自己的浪、說自己的話、唱自己的歌,這世界應該會更精彩美麗。試著想像,一個在台灣種田,在海南島寫書,在沖繩跳舞,在香港造船,在京都學醃漬的生活的可能性。

如果有天,只要搭一上午的飛機、或是一、兩天的船,就能抵達另一個海上鄰村,那兒的人吃米飯、懂水牛,過著跟我們類似的生活,雖然說著不同語言,卻因為人生共同的追求,能息息相應、同樂共食。甚至在彼此社會不同的進程階段,提供更具參考價值的發展經驗。這或許會是一個令人嚮往、無國界島際社會的想像,也是我心目中的東亞慢島生活圈。

慢的定義,我從來沒想過。只知道這個世界,快得讓我不舒服,人生失去感覺。所以,慢是相對於這個越來越快的社會,一種自我救贖與療癒的反射動作。

慢下來,讓生活的腳步慢下來,我這兩年試過一個方法,對大家應該都容易。盡可能每天用一、二十分鐘的時間,出去散步走走,清晨也罷,晚餐後也好,用旁觀者的心和眼,看看這個世界。能夠慢下來走路,沒有目的,沒有責任,沒有定義的走著,是很奢侈的經驗。

如何能夠慢下來?離開都市追逐名利的戰場,回到宜蘭鄉間種田,是我所能提出最好、最適合我的答案了。因此世界回應了我,當我轉身只想做自己,整個世界卻在眼前驚豔展開。

在你心中,什麼才是慢島人生的第一步呢?


攝影\李佩書

>>

作者簡介

賴青松

志願農夫、慢島生活倡議家

 

本文節錄自微笑台灣《慢島款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