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整個小鎮自己說故事 到虎尾迷個路(1)

作者
范淇暢
攝影
范淇暢
關聯鄉鎮
雲林縣 / 虎尾鎮
讓整個小鎮自己說故事  到虎尾迷個路(1)

今天決定放下手邊工作,好好在一個小城市裡度日。

火車抵達斗南車站,土黃顏色的油漆牆壁,將車站大廳內的陽光烘托的更加暖和。這是日本時代留下的火車站,可以看出當時車站對地方發展的重要性。

接著搭上了台西客運。身為一個客家人,這是我頭一次在公車上聽見最道地的客家廣播了,一路上專心地聆聽著。虎尾是這班公車的終點站,也是我今天的目的地。一下車,寬敞的天際線搭配著熱鬧的老市場,因為虎尾,街上到處可以發現以老虎為主題的裝飾。

離市中心遠又帶點樸實的小鎮,其實大有來頭。沿路上各種雕花日式老洋房都向我證明它的過去。而虎尾這個鎮名的由來也是有好多不同耆老的版本,可以在《虎尾大代誌》這本書中考察這其中奧妙的故事。

對於來到虎尾,當初單純是想要朝聖一間雲林獨立書店叫虎尾厝沙龍,下車後卻發覺書店位置隱密,而且街上有太多讓我分心的好風景,就讓自己放下手機導航,在鎮上迷個路吧!

一下公車看見有三棟不同功能位置又相近的日治時期建築體——虎尾三廳舍。前身分別是虎尾合同廳舍、虎尾郡役所和郡守官邸,也就是日本時代的警察消防局、長官的行政辦公處以及其長官的私宅,也就是長官上班的地方只離家十步。經過不同時代的轉換,現在的虎尾三廳舍則有不同的使命及在地意義,非常精彩,在日治時,虎尾鎮這裡可是重要行政區,這裡是隸屬台南州(現今的雲嘉南)虎尾郡的虎尾庄(後來改為虎尾街),而糖廠就是讓這裡繁榮的經濟命脈。

虎尾合同廳舍,曾經的警察消防局,可以看到建築有個瞭望塔,那就是當初消防隊員在上頭駐守的位置。「合同」的概念就像是共同辦公大樓,現在也是喔,分別是書店及咖啡廳,而且就是誠品書店及星巴克咖啡!和這個空間有巧妙的結合,我其實蠻意外的,因爲印象中誠品位置大多是設立在百貨商業重地或是在熱鬧的城市。會選在虎尾這個小鎮上,書店周遭也沒有斗大的看板或招牌,只有簡單的名字掛在入口處。

原建築的圓窗、石牆壁,當初警察的訊問台變成現在服務台;窗口成為擺放資訊摺頁的空間,以往標準誠品風格被刻意「內斂」的收在這棟房子內,似乎不想搶走這棟歷史建築的風采。除了硬體裝潢的簡化調整,軟性的活動更鼓勵雲林在地人,只要是雲林縣民或是在地學子就可以在每週三消費有優惠,長達三個月的活動。我想是這個歷史建築的本體感動了商業操作行為,願意成為綠葉,默默地撐起襯托歷史建築的美。

另外一側的星巴克,可以在吧檯口發現一根穿透天花板的金屬管柱,稱作「消防滑竿」,是當時消防隊出緊急出勤時快速通道。當初分秒必爭的消防隊氛圍,如今成為咖啡慢活空間,轉化之大卻十分有趣。

過了馬路對面就是虎尾郡役所,第一次看就覺得這棟色彩立面的搭配搶眼,似乎是不同材質的混搭。第一層是類似紅磚色、第二層是土黃色、黑色瓦頂配上青色木窗,很大器。

石砌的圓拱門、黑白石的地磚廊道,歐式的美和日式的雅在空間裡頭穿梭,古典窗吹進的風讓人瞬間忘了外頭的熱。空間的使用現在成為雲林布袋戲館同時介紹布袋戲的歷史也展示這棟歷史的風華,大廳一頭展示掌中大師級的偶——雲州大俠史艷文,因來自雲林布袋鄉黃海岱大師,所以雲林也被稱作「掌中戲的故鄉」。而另一頭則是展現現代學子的偶,可以發現其中的同與不同,包括偶的材質、身形比例、操作手法到舞台佈景等等。

除了靜態的展示,更重要的意義是在傳承及交流,每年雲林縣都會有一個雲林國際偶戲節,來自世界各地的偶團都會來到這來場大PK,可見地方對偶戲的重視,但我關注的目光總會從偶本身移動在這建築物中的每個小細節或是窗外的風景。不論是布袋戲或是郡役所,能在雲林虎尾這認識你們,真是太美好了。

過一條小街就是當時郡長的家——郡守官邸。現在則是成為雲林故事館,綠色樹木包圍了整個木構造的和式房子,前方的空地設置了各種座位,天時地利的空間現在是由「雲林故事人協會」來營運。透過館員的介紹,就這樣從玄關到會客室再到僕人的休息室,每一個格局通道都有著不同的點滴可看處。

據說這棟房子原本也是要被政府拆除的命運,是後來地方文史學者的努力奔走下,這棟官宅才被整修保留下來,也因為現在故事館的新使命將格局做了些調整,原來外圍牆磚塊拆卸下成為地磚,鋪在前面空地成為說故事的廣場。這簡單的改變卻也點出了空間運用的不同需求與氛圍的改變。

館內有一位駐館藝術家張真輔,長期在故事館內創作分享,不過最近藝術家剛好正在旅行中,從他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滿滿的童趣,還有每一年發生的事,每年會創作一幅當年生肖賀歲圖成為故事館的主視覺。館內要推廣的故事也很有趣,說的是地方小故事。在書架上有一個專櫃,是故事館在長久推廣的活動,邀請居民畫出自己的故事,從觀察自己身邊的趣事、用文字或圖畫記錄下來、試著分享說出故事,在故事館的協助下,每一位參與者無論是老是小,他們的故事真的變成一本本精裝的故事書。

在這裡除了故事書,還有許多不同形式的故事箱,結合了在地各種力量及技藝,共同讓整個館充滿雲林的故事,從長官的私宅轉為在地人的開放空間,並且讓聽故事的觀眾轉換角色成為說故事的人,這真是一個很棒的轉變。

離這裡不遠的地方,最近也有一棟日式建築剛修復好正開始營運呢!在故事館員熱心的推薦下,我來到了翠閣,附近有一座好大的八角形老水塔及公園,順著水管文學步道。據說湧泉閣也是日治時期長官接待貴賓的重要場所。黑瓦及敞開的木迴廊,一間一間的和室拉門,讓空間是可以成為隔間或敞開成為打通的空間。目前正展覽一些藝術家針對這棟屋子為主題的藝術創作,也期待之後會有更多的軟性活動,能讓湧泉閣注入源源不絕的新能量。

(未完待續......)

>> 

專欄作者簡介

范淇暢

二十七年都魯在桃園,但從最近幾年才開始回過頭來真正認識這裡。喜歡用兒童彩色筆紀錄街坊巷弄,用單版復刻版畫印製內心風景。所學不多,手藝又不精,導覽互動是目前的勉強絕活。最終想成為一個城市的觀察員,用各種跨界創作記錄下不同的探索與可能。

 

核稿編輯:張惠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