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部落 司馬庫斯 讓我成為我們

作者
蔡昇達
攝影
蔡昇達 黃建賓
關聯鄉鎮
新竹縣 / 尖石鄉
上帝的部落 司馬庫斯  讓我成為我們

當你走在前往司馬庫斯的路上,其實已經走在夢裡了。「我們會發現巨木林、有『共營制度』的開始,絡繹不絕的旅人、有機會『保種』,早就在老頭目倚岕.蘇隆的夢裡出現過了。」老頭目的兒子,拉互依.倚岕配上泰雅傳統刀,正準備下午即將開始的工作。

司馬庫斯在以前有「黑暗部落」之稱,「我們是最後一個有電的聚落,」但在老頭目參訪擁有東南亞最大檜木神木群的巴陵部落的那晚,改變了司馬庫斯的未來。「我父親夢見自己故鄉山中那條『紅色的溪流』,直覺有『禮物』在山裡,族人在半信半疑之下查訪山林兩個月,真的找到了!」從此,改變了感念那曾帶領部落的祖先Makus而命名為Smangus,這個島國上最遙遠的原鄉。

正因為人煙罕至,保留了極具豐富的生態,沿途道路崎嶇難行,但伴隨著上山的是那風吹竹林搖曳的沙沙聲響混合著有如來自天堂般的悅耳鳥鳴,「你聽到了Siliq(畫眼繡眉)嗎?那是我們的占卜鳥,依據牠的聲音跟舉動提醒我們今天如何做事。」

前往巨木林的途中,走過早年族人冰鎮獵物的「味道溪」、舊部落壯闊的桂竹林,不時有野生猴子、松鼠經過身旁,就在被雪山山脈的景致震撼的忘卻時間之後,鼻腔倏然滿溢淡淡的檜木香,那是巨木林擁抱你的開場。站在Yaya Qparung(母親般的神木)前面,不自覺得彎腰躬身,大自然的生命力滲透進身體的細胞,頓時令人謙卑並顯得柔軟。

因神木林的得天獨厚,為免除利益糾紛帶來的分裂,司馬庫斯發展出了獨特的「共營」制度,「我們的GaGa(古訓)極為重視共享與共好,教育、醫療、維護、老年照護,皆用部落共同基金支付,為的就是傳承我們泰雅的傳統精神。」

除此之外,司馬庫斯小學的建造與核心價值的定調,也由族人共同策劃,一週十二節的文化課程涵蓋雕刻、編織、語言、環境生態、狩獵文化、農務知識,「如果現在不教,就沒有東西留下來了,你能保證未來五十年或一百年後在環境變遷下,嘉南平原還種得出水稻嗎?我們是為了後代子孫保存未來食物的種源。」Yaki(阿嬤)在文化課程中傳授小米播種的知識,司馬庫斯內種植的小米品種高達八種類別。


照片提供/拉互依.倚岕

早上八點,分配一天工作的例會開始了,司馬庫斯部落從原來剩下不到五戶的族人,現已回流至二十八戶,「這裡除了觀光之外,還有很多要告訴你的事,」現任頭目馬賽.蘇隆與優繞長老帶著族人為今日的豐盛與平安禱告。

「不用急著說要再回來,該回來的時候你自己會知道,記得這座山林埋在你心裡的事,去成為樹的種子,讓『我』成為『我們』。」老頭目的夢,在他離開之後,持續用力的作著。

>> 

司馬庫斯旅客服務中心

尖石鄉玉峰村14鄰司馬庫斯2號

03-5847688

本文轉載自《新竹款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