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上這片帶不走的風景(上篇)

作者
陳勁豪
攝影
陳勁豪
關聯鄉鎮
花蓮縣 / 全區
我愛上這片帶不走的風景(上篇)

大馬人、熱愛鐵馬與精品咖啡的陳勁豪,有個機會到花蓮低調民宿進行咖啡交流,順便去每次都錯過的富里,這次他更是愛上這片帶不走的風景,先分享抵達民宿前伴隨的忐忑與期待......

「好啊!沒問題,我很期待!」早在去年九月初我就答應了趣遊網公司負責人「白總」的邀約,到花蓮富里鄉的「低調民宿」做一次單車與咖啡的分享會。

雖然有感路途奔波跋涉,心裡卻是如此異常興奮。花東這迷人秀麗的土地,對於我這鍾愛風景的狂熱份子來說總是難以抗拒的,更何況我每次到花東時都錯過了富里,因此沒有一刻是不倒數的。

嶄新的體驗終將來臨,前一晚和白總敲定好出發時間。在得知出席人數後,心裡頓時忐忑不已,畢竟在台北場還有自己的學弟妹可以做「暗樁」,雖然緊張卻也較可以踏實與安心地談話,只是這次面對二十三位台灣朋友前來聆聽,讓我稍稍充滿壓力,絲毫不敢鬆懈。

週六中午下班後,我兩三口趕緊把午餐解決,兩點就先出發到羅東與白總會合,之後再一起前往花蓮。藍天白雲已夠讓我心曠神怡了,沿途透過車窗遙望著無聲的太平洋,整個人心緒寧靜平和不少,將疲累漫漫吞噬。列車經過熟悉的一站又一站,勾起了昔日在台十一線騎車逐風聽浪的片段,熱血的單車魂在內心又蠢蠢欲動起來。抵達花蓮車站時大約下午五點三十分,熟悉的街景和清新的空氣依舊沒變,記憶猶新啊!我依稀聞到公正包子隱約傳來小籠包的味道,口水直流。


(搭客運到羅東,這天天氣藍得讓人心曠神怡啊!)


(和白總會合後,我們繼續出發到花蓮去。)


(乘車路上,盡是中央山脈下一片片的稻田海勾勒出的美景,叫人目不轉睛。)


(太平洋存在著我太多的羈絆,友人說這時要是有鯨魚出現在這框角裡就更好了。)

聯絡上負責接應的Ting後,即一路沿著台九線驅車到今天的目的地-富里。半途,我們先到壽豐鄉豐田村拜訪「安琪花園民宿」。這裡環境清幽,宛如武林世界裡的箇中高手隱姓埋名於此,從此過著安逸平靜的日子

經由好客的民宿主人安琪姊一手打造設計,每一處盡是巧思、每一角落都讓人驚豔。一番交談後,從學識淵博的安琪姊身上學習很多,不說不知原來豐田村有個日據時代的移民村,主要為了解決當時日本人口過剩而實行的政策,我也決定將豐田村納入單車旅行的計劃裡,希望能夠藉以發掘更多相關的歷史事蹟,增加自己肚裡的墨水。

飽食一頓豐富的晚餐後,在介於花蓮和台東之間的玉里鎮稍做逗留,也因此得以認識另一家好民宿。夜晚站在毫無光害的「智嵐雅居」下眺望星空,密密麻麻的星群高掛,照亮著「璞石閣」,閃亮明耀,使得正在找尋B612星球位置的我,格外困難。我已開始幻想期待著哪天能在這裡住上幾天,好讓我能遇見小王子,並告訴他我也馴養了單車的故事。

輾轉花了約七個小時的車程,我們終於在晚上十點點抵達目的地。雖稱為低調民宿,但親切的主人阿愷對民宿大小事一點也不馬虎,民宿的設計上至整體、下到細節都很有系統地規劃布置,即使外國人也能一目了然知道用品的置放處,這從海洋藍的房間便可略知一二。

與阿愷和白總討論完明早分享會的流程後,我的心早已迫不及待地要躺在軟綿綿的大床裡,做個美夢。而分享會前的那股焦慮感呢?想當然的,老早就隨之拋諸後腦去了囉!

 

>>專欄作者簡介:

陳勁豪

將靈魂奉獻給台灣醫療的馬來西亞籍藥師,沈溺於「單啡」生活,無形中成為他遠離塵囂的出口。透過單車旅行,學習對生活態度的謙卑、對人感恩;透過咖啡沖煮,學習自我沈澱,在繁忙的世界裡為自己找尋一刻平靜。希望大家能在藥師的視野裡看到不一樣的台灣,發現她的美麗與哀愁。

著《啡騎不可》,第一本以單車環馬來西亞半島的中文書籍。目前可在胡思二手書店(公館店)購得。

https://www.facebook.com/mybiracle/

(本文節錄自《陳勁豪個人臉書》,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