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嶼日記 Day120:從視察海漂垃圾到生活中的小行動

作者
張加霖
攝影
張加霖
關聯鄉鎮
澎湖縣 / 白沙鄉
鳥嶼日記 Day120:從視察海漂垃圾到生活中的小行動

2017年六月,我收到了兵單,進到成功嶺服役,最後選擇了教育替代役。

專訓結束後,我又要再次遷移,飛到澎湖的鳥嶼國小服役,一個澎湖的小離島,腦中有許多的想像與想法,但還是需要親身去體會跟了解,因為事實跟想像往往存在著落差。

接續上篇 >> 鳥嶼日記 Day101:帶著大隊長去浮潛

DAY 120 海漂垃圾:叮鈴叮鈴~ 早上接的兩通電話,開啟了這週末的奇妙旅程……

「搭早上的垃圾船,建議你七點二十以前就到岐頭等,錯過就要等到十一點半了。」電話裡提醒著等等要來訪的小巫。小巫是海洋公民基金會專責海洋廢棄物的成員,透過海漂界碼頭的介紹,她來到鳥嶼踏察離島垃圾的現況。

垃圾船一如往常載著員貝島上的垃圾,緩緩駛入鳥嶼的東邊碼頭。岸上還有一車車垃圾等著上船,送去紅羅臨時轉運站,最終他們會抵達遙遠的高雄岡山焚化廠,燃盡成為底渣,但底渣的處理目前仍然非常棘手的問題。


平常居民們會用這些籃子當作小型的公用垃圾桶或是回收桶。

「村民彼此之間存在默契,譬如西邊這幾戶的垃圾會集中放在這裡,中間也會有一個據點,有些地方則會擺垃圾子車,最後清潔隊員透早會開著垃圾車巡迴把垃圾集中到碼頭。」小巫一邊拍照記錄,一邊聽我描述島上垃圾集運的流程。

「上週這裡才發生過火災。」我指著上週起火燃燒的垃圾堆。「所以燒垃圾很常見嗎?」小巫接著問。「從我來這,親眼看到的大概四五次,但我相信頻率一定更高。」其實不只一兩個村民曾跟我講過燒垃圾在鳥嶼,是多麼頻繁的事。

我們沿著鳥嶼的海岸線繞了一圈,東北季風來了,海邊的垃圾似乎又比我夏天初到時更多了。「我們學校後面是迎風面,那片海堤上就有很多的海漂垃圾,另外更多的是當地的大型廢棄物,」我們沿著以廢棄建材堆疊而成的垃圾海堤行走。

「往北邊看,最近的那個島叫南面掛,遠一點那是小白沙。南面掛在退潮時可以走過去,那兒北面的海岸也是慘不忍睹,」我一邊介紹地理環境,一邊講著我對鳥嶼垃圾的一些看法。

「啊,這裡就是廢棄的掩埋場了。」

「唉,真的是離海邊很近。」小巫呢喃著。

「上個月你們基金會就是在這一片做寶特瓶淨灘,我記得海漂垃圾的調查顯示:來自中國的佔70%吧,第二名是我們台灣自己,」指著海灘,我說。「我很怕台灣人看到基金會做出來的統計結果會有『大部分垃圾不是自己製造的,都是別人的錯。』的想法。」聽完我的分享,小巫有點擔心。

我想,其實很多人都了解海漂垃圾是整個地球,是系統性的問題。而要解決這樣的問題,我們該做的,或許是把視野擴大到全球,而不是區分你我。

我們一路從北潮間帶上山到東崁頭、掩埋場、拇指山,又下山到了西堤防。

「加霖哥!你後面那是誰?」三個小朋友遠遠地就對我招手。「這是我朋友,他想來看鳥嶼是不是有很多垃圾。」我才剛回應,三個小朋友馬上就說:「喔,很多啊!這邊都是。」話一說完,他們三人就撿起海邊的廢棄木棍、鐵桿在肉粽爬上爬下地玩著。

「小朋友會不會以為海洋本來就是這種堆滿垃圾的樣子?」看著小朋友對的存在很習慣的樣子,小巫顯得很擔心。「我也會怕,因為他們真的會看大人做什麼就跟著做,像是就很習慣把吃完喝完的食物垃圾往海裡丟。」老實說用說教條式的跟他們講,都沒什麼效果。上一次基金會來宣導的時候放了一張海面完全被海漂垃圾覆蓋的照片,我便跟全校最愛釣魚的男孩說:「你看,你要是繼續把垃圾往海裡面丟,以後你就釣不到魚,只能釣垃圾。」記得,他當時看著投影幕噘嘴沒有回應。

Day 122  生活中的小小行動:今天國中辦園遊會,我也出了一攤。

攤前放著一個板子版子,寫著:「綠豆薏仁 每碗五元 限自備容器」。

在鳥嶼,我不定時會煮一些綠豆湯之類的小甜點,帶去餵食夜光的孩子們。上週的某一次餵食,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何不下週去園遊會推廣一下呢?」跟訓導老師還有校長簡單闡述了我的個想法後,這件事就拍板定案了。

我覺得在小島上,要做到食物的垃圾減量應該是相對容易的,因為家再遠,騎個車三分鐘一定會到的。但決定要做這樣的賠本生意,依然是讓我有點緊張。資本主義鼓勵大家消費,為了追求利潤,於是乎消費這件事情越是簡單快速越好。自備容器這種做法在這座島上是少之又少見的,手笨口拙如我也擔心自己不懂如何跟客人分享為何要自備容器?為何要這麼不方便?這麼做又能如何?有用嗎?甚至讓人誤以為只是純粹的「俗擱大碗」。

好在,事情也並沒有我想像得如此困難。

「來!先買兩杯,剩下的錢先寄杯在你這。」帶我下水抓魚的老師,豪爽地捧場。

 「這是我特地回家拿過來的,這我們都是洗過重複使用的喔!」大姐拿著夏天才會出現在島上的冰店的外帶碗認真地跟我解釋。「你看,我塑膠袋也是重複使用!」

「金架偶摳!?」(台語:真的五元?)幾個婆婆媽媽在一旁的角落還在議論紛紛著。「嘿哪!哩哪提鼎仔來,哇嘛嘎哩盡量添齁滿。」(對啊!你如果拿鍋子來,我也是會盡量幫你給他裝滿的。)我馬上招呼他們。

「安捏嗯就緊去用放送頭嘎厝邊隔壁共。」(那這樣我們還不就趕快去廣播告訴大家。)

「哩跨,安捏嘛係就轟便,豆呷呷洗洗,哩掐擱減一個垃圾。」(你看,這樣也是很方便啊,綠豆湯吃喝完碗洗一洗,還就能少一個垃圾。)我邊盛綠豆湯邊努力地說。

 

「加霖哥,真的賣五塊喔?」

「嗯啊!」

「但是... ...我沒帶碗,用水壺可以嗎?」

 

雖然能觸及的人還是有限,但透過跟人們的互動,還是多少有把我的想法傳達給他們吧。真心希望,共同生活在這塊島嶼上的人們可以一直愛護這片土地。

>>

專欄作者介紹:張加霖

曾經是一名臨床獸醫師,未來是不是,還是未知數。
對自己的一生沒有什麼偉大的期許,但願能盡力遵循身為一位醫者的「Do No Harm」原則,
希望每一個選擇都盡可能不去傷害這個世界,並讓它一點一點變成更美好的樣子。

鳥嶼筆記,進行式 >> https://boon19.jimdo.com

本文轉載自「鳥嶼筆記」,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責任編輯:陳韋羽
核稿編輯:張惠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