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花磚博物館-迷戀的花磚,迷戀的二零年代


作者
戴瑞儀
攝影
戴瑞儀、台灣花磚博物館(照片提供)
關聯鄉鎮
嘉義市 / 全區

台灣花磚博物館-迷戀的花磚,迷戀的二零年代

他們知道如何無損讓水泥與花磚分離,

怎樣讓百年黴菌離開,

花磚釉彩重現。

平日不會發現,記憶中也不會特別想念的花磚,存在於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三五年的台灣。當時非富即貴的象徵,現在轉變成台灣老屋拆除現場,不起眼也不會有人重視的建築廢棄物。


如果能找到投注一生的事情,爬上跳下頹圮老屋也完全可以。

當時曇花一現的二十年已無法一瞥,正巧不巧百年後的二十年,一樣的時間長度,是另一群人默默關注守護。二○一七年八月底,網路募資平台橫空出世了一個令人熟悉又陌生的主題:「復興台灣老花磚——讓世界看見台灣花磚之美」。兩個多月的時間,原本募資目標十五萬元,最後直至十一月初結束,募資金額爆量三十三倍,贊助人數超過三千人,總募得五百多萬元。

二○一六年,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Aix-Marseille Université)為「台灣花磚文化」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台灣花磚博物館創辦人徐嘉彬說:「台灣是一個比較奇怪的國家,我們這塊土地上很多文化都是非常有價值,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正名為馬約利卡磁磚(Majolica Tile)的花磚,發源於西班牙,從伊斯蘭馬賽克磁磚演變過來。外國人眼中的花磚雕飾是曖曖內含光、鑲在家中成為家飾,台灣相較歐美日本,獨步全球的特色,除了花色樣式西式融合中式,當年是需要一定身份地位與經濟實力的家族,才有辦法鑲上花磚。

在屋子最高處,最引人注目處,往往是花磚最常出現的地方,需要耀眼的讓大家知道。「花磚最棒的地方,是跟當代最漂亮的建築融合在一起。」徐嘉彬說。或許是彰顯身份地位,另一種說法稱之炫富也不為過,不過正因如此,花磚意外地被保留在每棟別緻的台灣老屋上。

一棟百年老屋,如果保留完整,會發現無法計數的台灣傳統文化在裡面,工藝技法、設計理念、擺飾雕刻,俯拾皆是台灣特色。

為什麼選擇開始關注花磚?「其實沒有覺得它很重要,只是我們特別喜歡它,所以願意去保存它。」短暫出現的花磚文化,在傳統建築雕飾的歷史上,或許不是最特別。但對徐嘉彬來說,當年大學追求的那位女孩,老家牆上有花磚,從認識、接觸到相戀,好像跟喜歡一個人一樣,說不太出理由。女孩最後成為妻子,守護花磚也成為他生命中重要的意義。

「開設花磚博物館,等於帶著一個台灣花磚的夢,我們不能讓它枯凋。」面對拆除台灣老屋越來越快的現場,不僅需要獲得先機與資訊,在破壞結構前先行與屋主溝通,調動機具出動。一次十幾萬、所費不貲的支出,徐嘉彬與他的夥伴們,用自己的錢、下班的時間,趕赴各個拆除現場,把花磚從屋頂上救下來。

每一片花磚修復,都需要花上一到兩個月,團隊自行鑽研出專業技術,他們知道如何無損的讓水泥與花磚分離,如何讓百年黴菌離開、花磚釉彩重現。二十年、數千片搶救花磚的堅持,不是只為了讓去年成立的花磚博物館擺出來好看,如果有人正努力修復台灣老屋,需要用上百年花磚,博物館會免費無償提供。「我們不喜歡花磚從老房子被拆下來,因為拆下來就沒有靈魂。希望這邊保留的花磚,都可以再回到老屋。」徐嘉彬說。

相信許多人,都是透過網路上的募資專案,才第一次認識、或重新拾起對台灣花磚的興趣。沒錯,就是一片片親手雕刻,手工上釉的花磚。遵循精緻手工藝一途,傳統的美麗、結合新的科技,徐嘉彬自豪第一批重製的花磚會做得比以前更好。

喜歡沒有理由,守護沒有藉口,如果復興老花磚是用熱情與信念堆積,那屬於新時代的台灣花磚該何去何從?還是要回到生活裡,不再是那麼遙不可期的藝術品,而是你我都可以擁有,屬於台灣特色的好東西。

>> 

台灣花磚博物館

嘉義市西區林森西路282號

Faceebook請搜尋:台灣花磚古厝

本文節錄自微笑台灣《2017好物款款行》>> https://goo.gl/bojfwi

毛刷專賣所 一紮一綑七十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非親身走進這間位在長安西路上,開業七十二年的毛刷行,真的很難相信,一把好用、正港台灣製造的刷具,只要幾十塊錢便能入手。

陽明山 冬日暖活季,上山取暖

很多人都知道陽明山要進入文化大學前,會先經過舊時的美軍宿舍群,卻很少注意到路旁還有一小區,很有味道的自來水處老舊宿舍,如今成為「URS27M郊山友台」,聚集生活發想的重要基地。

嘉雲製傘,全程手工製成組裝,撐起一片天晴

傘,撐起一片天晴,MIT全程手工製成組裝,就是要堅固且注重功能。

微笑聯盟
  • 垂坤肉鬆專賣店

    037-867840
    苗栗縣苑裡鎮大同路88號

  • 山腳日治時代宿舍

    037-745024
    苗栗縣苑裡鎮舊社里10鄰47號

  • 角落咖啡館

    037-857192
    苗栗縣苑裡鎮苑裡鎮和平路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