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十字花 三毫米的傳統玻璃美學


作者
楊芷菡
攝影
林科呈、林峻永、明順玻璃行(照片提供)
關聯鄉鎮
台北市 / 南港區

海棠花、十字花 三毫米的傳統玻璃美學

當壓花玻璃以各種形式相伴日常,

會發現我們追求的,

也並非是日新月異的設計。

模樣雅緻的海棠花紋,是壓花玻璃中最經典的圖騰,只要講到復古懷舊的玻璃風格,馬上直接聯想到它。

民國五、六十年代,台灣當時家家戶戶以務農為生,農村社會的房舍大多比鄰而居,刻劃著立體花飾的壓花玻璃,透光卻無法透視,具有遮蔽性,能保有個人隱私,就這麼被廣泛使用在早期門窗上

如同一個年代的標記,壓花玻璃的樣式其實不少。鑽石、雙格花、碎紋花、十字花、水波紋……每款圖騰都代表著一種時代美學,除了台灣,歐洲各地景點也能看到,幾何圖案或鵝卵石般點狀的壓花玻璃。

明順玻璃行劉勁廷將壓花凹痕的印刻,比擬做義大利威尼斯的手工玻璃吹製,「趁著熔解的玻璃尚未冷卻之前,將雕刻上花紋的圓型滾輪,滾壓在玻璃表面,」大面積塑形後的壓花玻璃,極富視覺效果與手感,一點都不輸匠人工藝的極致精美!而最具傳統美感的台版壓花玻璃,厚度要維持在三毫米,嵌在鐵件或木框上,方能顯現出玻璃壓花的質透明亮。


明順玻璃行老闆劉明燦。

這二、三十年來,壓花玻璃在消費市場的需求型態轉變,原本由手工切割的玻璃原片,現都由工廠代工,依據玻璃行提供的尺寸大小進行裁切。明順玻璃行的老闆自民國六十年從學徒做起,工作時有著玻璃職人的「頂真」,他說壓花玻璃的切割最需要力道的掌控,厚度會影響施力點,三毫米的玻璃輕薄易碎,使用舊式切割刀,裁切的角度與力量都有眉角。


近代生產的壓花玻璃厚度多為五毫米,較早期傳統壓花玻璃為厚,在微乎其微的幾公釐之間,更需拿捏手工切割的力度。

經由切割器將方形玻璃切成圓狀,用手按壓出刀紋後,以玻璃鉗剝除、修整成漂亮的圓片,這是幾十年鍛鍊出來的硬底子真功夫。手拿著切割好的壓花玻璃,他一邊叮囑著要做好磨邊,「舊玻璃的密度薄脆,剛切好的鋒面像把利刃,輕輕一劃就流血了。」

在防噪音與抗風壓安全性考量下,現代住宅多採用平板玻璃並加裝氣密窗,早期生產壓花玻璃的台灣玻璃公司,也在九○年代將壓花玻璃廠,全數遷至中國大陸。面對產業轉型,壓花玻璃多轉為室內門窗、或嵌入櫥櫃做裝飾性運用。


用一種美學的觀看方式,更能體會復古壓花玻璃無法複製、質樸的美。

明順玻璃行將各種樣式的壓花玻璃相互搭配,製作出復古燭台,以及可自由調整亮度、四段式開關的燈具,「傳統壓花玻璃在台灣已經停產了,把它做成燈飾在屋內擺放,隔著小片玻璃透出微光,成為生活中的陪伴,讓人真切體會回到家的感覺。」談及設計概念,劉勁廷有感地說。

目前全台復古壓花玻璃的庫存所剩無幾,更有部分是自老式門窗拆卸下來。明順玻璃行與星巴克保安店、小涼院、忠貞誠、周照子等店家合作,也曾協助電影場務,在劇組場景裝設壓花玻璃窗,以玻璃壓花獨有的樸質無華,穿梭古今,重新詮釋台灣昔時古樸風情。

「也許就是因為量少,才使人更懂得珍惜,」就算是做得極相似的壓花壓克力,依然無法取代壓花玻璃天生的輕透質地。當傳統壓花玻璃以各種形式相伴日常,會發現我們追求的,也並非是日新月異的設計,而是每個物件背後所傳遞的情感,有著那必然的不可替代。

>>

明順玻璃行

台北市南港區昆陽街157巷15號

02-27856544

Facebook請搜尋:明順玻璃行

 

本文節錄自微笑臺灣《2017好物款款行》>> https://goo.gl/bojfwi

台灣花磚博物館-迷戀的花磚,迷戀的二零年代

平日不會發現,記憶中也不會特別想念的花磚,存在於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三五年的台灣。當時非富即貴的象徵,現在轉變成台灣老屋拆除現場,不起眼也不會有人重視的建築廢棄物。

毛刷專賣所 一紮一綑七十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非親身走進這間位在長安西路上,開業七十二年的毛刷行,真的很難相信,一把好用、正港台灣製造的刷具,只要幾十塊錢便能入手。

三村六部落 走一段能高越嶺

一早的台中高鐵站,兩位能高生態旅遊協會導覽員——身穿紅底黑線、賽德克披肩的阿烏伊.帖木和「大寶」巫志忠特別顯眼,他們領著一行旅人往仁愛前進,為的是一探有「消失的公路」之稱的能高越嶺古道。

微笑聯盟
  • 垂坤肉鬆專賣店

    037-867840
    苗栗縣苑裡鎮大同路88號

  • 山腳日治時代宿舍

    037-745024
    苗栗縣苑裡鎮舊社里10鄰47號

  • 角落咖啡館

    037-857192
    苗栗縣苑裡鎮苑裡鎮和平路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