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筆梢 開啟零式書寫


作者
李佩書
攝影
照片提供/森作所
關聯鄉鎮
台北市 / 大同區

玻璃筆梢 開啟零式書寫

紙筆式微的年代,你是否珍惜起每一次寫字的機會?

鋼珠筆簡約,自動鉛筆文青,鋼筆優雅,還有人偏愛沾水筆,享受緩慢;而森作所的零式S980 玻璃尖鋼筆,是會洗手做羹湯的仙女,能文能武、既脆弱又堅強。

覓得一枝有著台灣身世的好筆,從日用到收藏,感受一種隨身的相知相伴。

緩緩旋開筆蓋,螺旋狀的玻璃尖在燈光下閃閃發亮,書寫起來可以感受到筆尖在紙上滑行,手握零式玻璃尖鋼筆,有一種小王子馴養狐狸的雀躍,「手是不會騙人的,」森作所品牌創辦人楊森篤定地說。

挑選一支隨身攜帶的筆,好寫順手是內涵,外在質感是品味,市場上,除了一般精品級的萬寶龍、派克、百利金,消費型的德國LAMY、日本百樂之外,還有一款「森作所」的零式S980玻璃尖鋼筆,玻璃尖、沾水筆、鋼筆尖三用,自動續墨、加上金屬筆身的時尚感,讓日本關西創業一百二十年的文具老店Nagasawa想談首賣,筆友頻頻詢問,新加坡專業筆行跨海打聽。

「玻璃筆尖是德國發明、日本發揚光大,二次大戰期間,鋼材都拿去做武器、炮彈使用,就先以玻璃尖暫時取代鋼筆尖,可惜曇花一現。現在我們做的,只是延續這枝筆應該要走的歷史。」身為新竹人、六十九年次的楊森稱自己是「工廠掛」的,從小在師徒制的嚴格教育下成長,「在科學園區進入之前,新竹其實是以玻璃和精密機械產業為主,日本戰敗後,留下了機械操作的技術,又有一批來自上海的師傅開始發展燈泡製造,我的師祖跟著日本人學做打字機,師公習得燈泡技術,父親延續下來,師叔、師伯轉做新竹科學園區用的實驗室級的玻璃器材。」

車、鉗、銑、刨、磨,父親的訓練加上一脈相承的硬底子功夫,楊森對自己的作品很要求。從科技業工程師離職後,他先嘗試製燈,「台灣南電北送或北電南送的電壓不穩,每座燈的插頭裡我都安裝保險絲,不過售價不是消費市場可以接受,這讓我開始重新審視生存之道。」接著發展鋼珠筆、進階到自動鉛筆,研究鋼筆時給了他靈感:「台灣怎麼做都還是套裝筆,我想跟新竹在地工藝結合,研發可續墨的玻璃筆尖。」


(想要復興產業的生態鏈,應該先鞏固技術。做這枝筆吃力不討好,只有專業、敬業才能說服做工講究的老師傅,主角是筆,讓每個人願意放下身段,共同完成。)

「零式玻璃尖鋼筆能夠成功,都是被專業級客戶拱出來的!」楊森口中的專業玩家,是擁有許多珍貴筆藏、學英文書法一年多的珠寶設計師賴雅靜。她走遍世界各地的古董市集、古文具行,蒐集精品等級、珍稀的墨水、筆及周邊,甚至每年固定跑去日本輪島訂製蒔繪萬年筆。

面對整面牆都不夠放的收藏,賴雅靜的使用者需求及藏家眼光,用力的推了楊森一把。「我第一次遇到一個設計師,可以清楚說明每個製作細節。當時我想做一枝鋼筆功能的玻璃筆尖,就拿了幾款古董筆給他研究。」賴雅靜說過去的玻璃筆是沾水筆,最多做到手動旋轉續墨,楊森試做出的零式第一代就是用轉的,還因為設計太過精密,不小心碰到就出墨,只能狠心打成「不良品」。


(李佩書攝影)

從「沾墨」到「送墨」的開發過程,楊森費盡心思,最後是在手沖咖啡時得到靈感,利用突破表面張力的原理,做出可自動送墨的玻璃尖鋼筆。「這枝筆研發八個月,製作一個月,我記得那時候他三更半夜打電話來,很高興的跟我說:『我做出來了!』,」賴雅靜笑說。

不過,送墨系統的突破只是眾多環節的其中之一,「筆尖是螺旋狀,不能開模製造,會黏住,」楊森解釋純手工成形的玻璃尖,是將矽玻璃熔至高溫七、八百度,此時玻璃會變軟,匠師再將其拉細、扭轉,切割再研磨,「一開始的良率一百枝筆尖只有十枝能用,因為水流、書寫和卡進去的準度都要兼具。」

解決了重要的筆尖,筆身回到楊森的專業,進口美國鋁業、與波音外殼同等級的鋁鎂合金為原料,透過瀧澤五尺半車床,人工車削完成,靠的是手感和經驗判斷,隨時調整機器轉速,才能達到理想的切削。「我用陽極方式處理上色,比烤漆、電鍍更耐磨耗、耐酸鹼,保留金屬光澤。」學機械的楊森以六角作為象徵符號,筆身上有六角觀墨窗,隨時可確認墨量,筆蓋上六角螺帽的設計,內部安裝陶瓷管和橡膠阻尼,不僅防震、保護玻璃筆尖,還可以吸收多餘墨水,隔絕空氣、保持濕潤。使用上完全與鋼筆一樣,可以安心隨身攜帶,又保有玻璃尖的細緻美麗。

(李佩書攝影)

「四十五到七十五度是一般人書寫的角度,一開始用很澀,需要馴筆,幾次後,玻璃尖會被磨開,開始享受筆在紙上滑行的感覺。換個人拿筆,因為不是他的角度,怎麼寫都不對勁!」零式的魅力除了貼近使用者需求,而且每一枝都獨一無二。對楊森而言,因為需求,才有改進,知道自己是誰,才能朝著目標不斷前進。

是設計者也是技術者,一枝零式鋼筆,楊森整合好幾位工匠的專業而成,「中國是原物料供應國,只想著降低成本,怎麼拼得過人家?能夠復興產業的生態鏈,應該先鞏固技術,做這枝筆吃力不討好,但做工講究讓老師傅認同我, 主角是筆,讓每個人願意放下身段,共同完成。」完成手工筆製作的一條龍,接下來楊森希望讓零式開枝散葉,加入不同工匠的手法和個性元素,「大家做交叉排列,消費者有不同選擇,東西才會活化,希望讓老師傅覺得:自己還有價值!」

日本壽司之神小野次郎說:「假如我的天生味覺再好一點,我可以再更進步。」楊森相信,所有的手藝,就是熟能生巧,用好的材料、追求手感:「我們做的不是文創,是工藝、實用的收藏品,必須精益求精、實事求是。」

零式,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

森作所

Facebook請搜尋:森作所

doublesstyle@gmail.com

 

達開想樂

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251號

02-25582251

 

更多內容,請看>>好物款款行

大謙堂 茶與陶、水與火的協奏曲

若沒有指引,很容易錯過「牛車巷」中的大謙堂。陶藝家郭詩謙和他的大謙堂一樣,總是待在幽謐角落,專心做自己的事。

豐富多樣的鹿港小吃,最配鹿港古鎮

豐富多樣的鹿港小吃,最配鹿港古鎮。古早香味撲鼻而來,讓人回到童年時光。

杉行街 前門後廳很有戲

從新盛街彎入杉行街小巷,首先遇到作家李昂的老家,一棟不起眼的平房,卻孕育出三位知名作家:施淑、施叔青與李昂。

微笑聯盟
  • 垂坤肉鬆專賣店

    037-867840
    苗栗縣苑裡鎮大同路88號

  • 山腳日治時代宿舍

    037-745024
    苗栗縣苑裡鎮舊社里10鄰47號

  • 角落咖啡館

    037-857192
    苗栗縣苑裡鎮苑裡鎮和平路6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