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水煙吹起蒙面巾

肯吃苦的象徵

作者
蔡昇達
攝影
陳應欽 蔡昇達
關聯鄉鎮
澎湖縣 / 馬公市

鹽水煙吹起蒙面巾

澎湖衣著蒙面巾,隱藏在面巾底下閃閃發光的那雙眼神,流露出海島居民特有的銳利與堅毅。

「汝看伊仔面,掩多少,丟災伊係幾歲的查某郎,愈少年掩愈多,怕曬黑啦!不過那就是會做事、肯吃苦的象徵,」湖西村的村長夫人蔡許玉墜阿嬤操著一口道地的澎湖腔閩南語說著。 抵達澎湖馬公,步出機場後,馬路邊、農田裡、海邊潮間帶、公車裡、交通船甲板上,隨處可以看見蒙面的女性。「我們有句諺語:『澎湖女人臺灣牛。』女人下田工作、海邊採集各式貝類與魚蝦,都是份內事,很能吃苦!做的工作不比男人少,甚至更多。」蔡清水村長語道。

澎湖日照時間長,且豔陽如炙,雨水夾帶厚重的鹽分落入土壤,土壤中的水份蒸發後產生「鹽水煙」,鹹風裹著沙粒猛烈吹襲,對於皮膚與眼睛而言是莫大的傷害。「我們在種田或者『撈螺仔』的時候,如果沒有掩面,那會曬到死死昏昏去,很不舒服的。」阿嬤看著家裡角落的那部老裁縫機似乎想著什麼。

雖然在二○○八年蒙面文化被澎湖縣政府文化局列為無形文化資產,但熟知傳統蒙面法的女人為數已經不多,平均年齡六十歲以上。「來~你看,就這樣拉下來,用兩支細髮夾固定,再從這邊……。」今年七十五歲的玉墜阿嬤熟練的示範著。用一條長寬三尺的正方型布巾,對折後從頭頂蓋下,臉頰兩側布巾繞至下巴拉開整平,隨後再拿一條毛巾對折覆蓋至下眼瞼,只露出眼睛,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澎湖各地的蒙面法大同小異,只有些許區別,西湖、白沙鄉,會在布巾蒙面完成後再加上一條毛巾雙重保護,西嶼鄉則只用一條彩色方巾保護臉部,唯一不變的,都是「傳承」。

「現在的年輕人不會了啦!以前外婆教我媽媽、媽媽再教我,到我的時候,沒有人可以教,因為已經沒有年輕人願意下田和去海邊了……,我用的布巾都是媽媽親手做的。」阿嬤看了裁縫機的那一眼,原來,蒙面是從小到大與母親的記憶。

如今,市場邊的架上販賣著各式各樣縫在帽子上的簡易蒙面巾。鹽水煙依舊日日升,蒙面時光卻嬗遞,唯一不變的,是面巾底下那雙堅毅的眼睛。

>>澎湖光點

頂街工房

馬公市中央街37號

06-9272045

中央街武館

馬公市中央街12號

06-9262705

本文轉載自《澎湖款款行》

島小吃 真心限定

從布袋港出海,十月浪十級風,交通船在船身兩倍高的大浪間前進,三十六海浬,兩個小時後馬公下船,已是人暈胃空......

神人級跳島追風

如果單車環島是一場征服,那麼金門的跳島追風就是一次放逐。千萬不要排行程,沿途都是明信片上的風景,綠色的路,湛藍色天空,上坡的時候使勁冒汗,下坡就盡情享受吹風的暢快吧!

拜訪豆丁海馬的家

我們都曾經從海裡來,只是忘記了該如何在水裡呼吸,湛藍的海呼喚著,期望更多人重回她的懷抱。

微笑聯盟
  • 垂坤肉鬆專賣店

    037-867840
    苗栗縣苑裡鎮大同路88號

  • 山腳日治時代宿舍

    037-745024
    苗栗縣苑裡鎮舊社里10鄰47號

  • 角落咖啡館

    037-857192
    苗栗縣苑裡鎮苑裡鎮和平路65號